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市中教师湘西支教那些事儿:下乡送教感受“山路36弯”

市中教师湘西支教那些事儿:下乡送教感受“山路36弯”  2018年9月,市中区教育局派出7名中小学优秀教师前往湖南省龙山县,开展为期三个多月的支教帮扶任务。11月,第二批的7名教师再赴湘西,用时一个月,为大山里的孩子送去市中教育的先进理念。12月25日,除四名教师继续留在湘西支教外,其余10人已圆满完成任务顺利返济。日前,记者见到了这些已经处成“家人”的老师们,听他们讲述神秘湘西的生活点滴,分享感人的支教故事。  教学管理在当地成“难事”  培训当地新教师比教学生难 济南到湖南省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龙山县,有1600多公里的距离,2018年9月和11月,市中区教育局先后派出两批教师支教团队赶赴湘西龙山县,开展支教帮扶,送课下乡。对首批支教团队来说,100多个日夜转瞬即逝,刚到龙山六神无主的状态仿佛就在眼前。 回忆这三个多月的支教生活,团队老师们感慨颇多。尤其是谈到当地的教育理念和教学管理,大家有一个共同的感受:在济南中小学校再正常不过的教学管理事件,对龙山县的学校来说都是“难事”。济南白马山小学大队辅导员张庆贺表示,他刚到龙山县思源学校挂职,校长就找他“求助”,让他帮忙解决学生放学一事。在张庆贺看来,放学是最正常不过的小事,但经调研发现,思源学校有5000多名学生,每天放学要三个多小时,老师毗沙门天王经、家长怨声载道。于是,张庆贺结合自己在白马山小学的工作经验,通过播放不同的音乐让不同学段的学生错时放学,将放学时间缩短至1个多小时,困扰思源学校多年的难题就这样解决了。  有着同样感受的还有济南育才中学的徐传波老师,他所支教的龙山县颠房镇九年一贯制学校有4400多人,学校重教学成绩、轻德育管理,再加上学校面积有限,此前一直没有周一升旗仪式和课间跑。但在徐传波不断给校领导做工作下,佛说报恩奉盆经全文如今学校每周一开始组织升旗仪式,国庆节期间,还组织了“祖国在我心中”大型手抄报比赛,开创了学校德育工作先河。 此外,最让支教老师感到棘手的是培训当地的新教师,很多人都感慨:“培训老师比教学生难得多。”济南市纬二路小学教导主任范红敏支教龙山二小、龙山五小和猛必小学三所学校。由于此前各校大班额严重,最多的一个班能有100多人,最少的也是65人。为了化解大班额,学校将各年级进行拆分,班级数量增多了,与之而来的问题就是教师人员不足。无奈之下,当地未毕业的幼师、毕业来校实习的老师,或者刚工作几个月的新老师,全都直接当班主任。“他们自己还不知道当老师是怎么一回事,又如何能管理好学生?”范红敏说。于是,培训新教师成了她支教工作的重中之重。范红敏借助在纬二路小学成立名师工作室的经验,以老带新,开展集体备课,形成了每周三次的新教师培训机制。支教三个多月,12场次的专题培训,45节听评课,范红敏帮助当地青年教师迅速提升了业务水平。  驱车辗转数小时下乡送教  回济后道路平坦还不适应 除了每天在龙山县城多所学校之间奔波,支教团队的老师们还要下乡送教。猛必小学地处大山深处,从龙山县城到那里要驱车三个小时,其中有近两个小时颠簸的盘山路。“都说山路十八弯,我感觉猛必的山路是36道弯,直接把人转晕了。”范红敏说。由于晕车严重,在去猛必小学的路上,范红敏吐了好几次,连陪她一起去的龙山五小刘校长都心疼地不让她去了,但范红敏执意前往,支教期间去了三次,只为兑现再来看望孩子们的诺言。 民生大街小学的老师尹瑜是团手杖论队中的“女汉子”,但说起送教下乡,想起崎岖难行的山路,她至今仍心有余悸。除了在龙山县城,她还去距离县城一小时车程的塔泥乡小学送教。听说学校有位老师休婚假,她主动请缨,承担一周的教学和班主任管理工作。 难行的山路让女教师苦不堪言,男老师们的肠胃也被折磨得翻江倒海。如今回到济南,看到平坦的道路,他们调侃说:“这么宽平的道路,走起来还有些不适应呢。”  男老师睡觉伸不开腿  只能把脚露在被子中阿含经全文外面 去年11月26日,市中区又有7名教师志愿者,辗转数千公里,去到位于十万大山深处的湖南省湘西州龙山县靛房镇九年制学校,展开为期30天的志愿服务工作。在这7人中,除3名在职教师外,还有4位退休教师,他们主动报名,愿意为忠爱的教育事业发挥余热。 到达龙山县后,老师们迅速进入角色,深入学校开展志愿服务活动,而他们的生活经历更令其难忘。济南27中退休英语教师郝玉美告诉记者,由于事先对天气、环境等预判不足,他们带的衣物和生活用品不足。加上当地住宿条件有限,7名教师被安排在了两处两居室的房屋内。3名女老师住一处,4名男老师挤另一处。而且因为都是单人床,比较小,两名高个子男老师只能把脚露在被子外面。“两个男老师都1米8多的个子,这一个月睡觉几乎伸不开腿。”  退休教师克服身体不适  重登讲台劲头不输年轻人 受天气、饮食等方面影响,老师们到达湘西后陆续出现了身体不适的情况,郝玉美、殷俊荣等几位老师先后长了湿疹,徐庆江老师一直有高血压,但为了不给团队拖后腿,他自己偷偷吃药控制,再不舒服也没有去过医院。“我们是去支教的,不是去度假的,对我们来说,每一分钟都很宝贵。”徐庆江说。 在学校期间,老师们根据学校需求,主动承担学校的教学工作任务。青年教师郜成龙承担了三个年级四个班的体育、品生、书法的教学工作;56岁女教师郝玉美承担了初中三个年级九个班的英语指导工作;63岁的徐庆江老师,克服水土不服引起的身体不适,承担了初一、初二六个班的生物教学指导;郭隆吉老师承担了初中三个年级九个班的数学教学指佛说稻秆经导工作;已是花甲之年的女教师刘代云、殷俊荣两位分别承担了小学数学两个年级五个班的数学教学指导工作;张志平老师跟进小学数学两个年级四个班的数学教学指导工作,并做好工作协调。  来源:山东商报
返回列表